English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本站推荐
  会员登陆   新手上路
会员名:
密    码: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企业信息   欧洲资讯   名家鸽舍    现场拍卖    在线预拍

所向无敌改变了鸽主的世界

所向無敵(Kannibaal)改變了鴿主的世界

狄克與路易斯?凡代克一鴿舍主導者及他不可取代的幫手。路易斯与狄克.凡.戴克(Louis van Dyck/Dirk van Dyck)
    这些年来,有一个鸽舍在安特卫普赛鸽联合会引起轰动,那是来自灿荷芬(Zandhoven)的路易斯与狄克.凡.代克(Louis van Dyck/Dirk van Dyck)鸽舍。这是一对父子档,儿子狄克是他们之中的灵魂人物,也是鸽舍的主导者,而父亲路易斯则扮演帮手的角色。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这个「老板」的养成之路吧。狄克是1959年10月30日在安特卫普出生,五个月大时,全家搬到灿荷芬的外公外婆家。不久后,父亲路易斯在附近也盖了一栋自己的房子。狄克就在那儿跟两个姊妹一块儿成长。

性质相近的嗜好视為前奏
    这位「王储」在儿时便深深被灿荷芬随意可见的小动物吸引,尤其鸣声婉转的鸟类更令他著迷,狄克於是跟其他人一样捕捉金翅雀并豢养在鸟笼中。狄克今日回想起来仍说,抓金翅雀可真是辛苦又麻烦呢,有时候忙了整个星期日只抓到一隻,这样都要高兴得跳起来了。非假日时他不捉鸟,因為要上学。不过他这个嗜好在1971年画下终点,因為本来可以任意捕捉的金翅雀,之后被明文禁猎了。

2003年短赛季的几项优秀翔积:
●拿永(Noyon),267羽鸽,获第2、13、23位(3羽得奖/3羽出赛)
●魁夫兰(Quiévrain),865羽鸽,获1、25、53、118等位(7羽得奖/10羽参赛)
●魁夫兰(Quiévrain),766羽鸽,获1、8、44、64等位(6羽得奖/9羽参赛)
●维奇(Vichy),1672羽鸽,获93、113、141、325等位(4羽得奖/5羽参赛)
●亚精顿(Argenton),1707羽鸽,获17、57、163、168、213、354等位(6羽得奖/8羽参赛)

转战赛鸽
    1972年后,狄克休閒活动的重心完全转移到赛鸽之上。1973年,他首度送出一羽鸽前往参赛。自他养鸽子的第一分鐘起,外公就是他最好的顾问,外公就住在他们家转角处,以前也养过鸽子,所以在狄克上学期间,外公还可以帮他照顾鸽子,真是再理想不过了。后来这个帮手的角色就由路易斯递补,如今他78岁了,不仅仍乐在其中,而且应有的专业知识一点也不缺少。最近狄克还完成了他的终身大事,2003年3月21日,这个早被亲朋好友认為没救的独身主义者,在教堂圣坛前迎娶他的安娜(Anna)為妻。自1996年狄克的母亲无预警骤逝后,凡.代克家再度有了女主人。狄克能娶到安娜真是前辈子修来的福气,因為她也乐於与鸽為友,在照料鸽子上只要行有餘力,她一定全力以赴。

第一次获胜:波治赛冠军!
    狄克赛鸽生涯的开端,可没有铺设美丽的红毯迎接他,他是一路颠簸而来。然而有一天,第一次胜利终於降临,那是1978年一个八月的週末,波治赛冠军為他带来笔墨难以形容的滋味。而这场距离487公里以上,并為这位灿荷芬鸽主夺得第一位的比赛,还有另一层不凡的意义,也就是齐瓦永(Quiévrain)与拿永(Noyon)那种110公里或220公里的比赛,从此被他归类為「普通比赛」;另外这场波治赛在此区只举行一次,而且真的一年仅此一次。更特别的是,这也将是狄克毕生难忘的经验,因為此赛他仅派出一羽老鸽出赛,但在与250至300羽鸽竞翔之后,竟然就一举夺冠。

2001年赛季重要翔绩:
●莫伦(Melun),1013羽一岁鸽,安特卫普赛鸽联合会第1、11、14、23、25、63、73、90、106等位(23羽得奖/34羽出赛)
●莫伦(Melun),2592羽幼鸽,安特卫普赛鸽联合会第1、4、12、14、17、18、19、29、31、42、44、53、57、66、73、90、95与100等位(54羽得奖/90羽出赛)
●奥尔良(Orléans),10034羽幼鸽,省赛第1、29、60、125、154、165、175、211、345、362、384、401等位(29羽得奖/67羽出赛)
●魁夫兰(Quiévrain),703羽幼鸽,区域赛第1、4、12、45、87、91位(6羽得奖/7羽出赛)
●齐夫兰(Quiévrain),805羽幼鸽,区域赛第1、3、4、41、132、193、198、230位(8羽得奖/8羽出赛)
●杜尔丹(Dourdan),502羽幼鸽,安特卫普赛鸽联合会第1、13、14、17、18、24、26、40、43等位(18羽得奖/34羽出赛)

2002年赛季重要翔绩:
●皮塞佛(Pithiviers),1631羽一岁鸽,获3、15、50、62、76位
●魁夫兰(Quiévrain),105羽一岁鸽,获3、4、17位(3羽得奖/4羽出赛)
●魁夫兰(Quiévrain),967羽幼鸽,获1、6、30、33、64、123位(6羽得奖/9羽出赛)
●魁夫兰(Marne),2452羽幼鸽,获5、15、91、95位
●魁夫兰(Vierzon),352羽幼鸽,获6、16、19、38等位(7羽得奖/10羽出赛)
●亚精顿(Argenton),2071羽幼鸽,获16、29、35、36、40、54、93位(7羽得奖/10羽出赛)
●魁夫兰(Quiévrain),721羽一岁鸽,获1、5、16等位(6羽得奖/9羽出赛)
●拿永(Noyon),722羽幼鸽,获第6、14、17、24、49位(5羽得奖/5羽出赛)
●杜尔丹(Dourdan),610羽幼鸽,获第1、3、44、59、117位(5羽得奖/8羽出赛)
●魁夫兰(Quiévrain),423羽幼鸽,获3、6、21、26、36等位(10羽得奖/16羽出赛)


跨入新時代,规模大提升

:「所向無敵」站在他的種鴿格巢中。所站的紙箱之下便是孵化盆。    曾经有许多年,狄克只参加居民6000人但却有60个赛鸽舍的灿荷芬区域赛,而且只参加其中两个短距离赛。但曾几何时,这些比赛的规模已经无法满足他,该是升级到中距离赛的时候了。1993年,他决定以20羽幼鸽参与跨越居住区域的比赛。环号B-93-6621023的「蓝波」(Rambo)也在其中,后文我们将再提及牠。同年他并以10羽母幼鸽参加波治(Bourges)国家赛(487公里)。此时他不仅晋升至中距离赛,在参赛水準上也大幅进步,并立刻以七羽母鸽获得头奖,还以其中四羽首次亮相的母鸽造成轰动,冠上比利时最佳鸽主的光环。為了让幼鸽休养生息,赛季末狄克不再让他们出赛,事后证明这麼做是对的,因為他们之后的一岁鸽赛果然有超水準的演出。此时,狄克的电脑中仍没有输入任何光荣纪录,但有一项成绩却是千真万确的,即那羽「蓝波」,继飞出安特卫普赛鸽联合会杜尔当赛(365公里)第五位后,又飞出三次该联合会一岁鸽赛第一位。而这个成绩,便是狄克日后锐不可当之鸽主生涯的垫基石。


最好的血统-最好的成绩-最好的遗传
    「蓝波」的父亲鸽环号B-88-6240603,是狄克自普德波斯(Pulderbos)的古马瑞斯.莱森(Gummarius Leysen)处购得,是一羽晚生秋季鸽。蓝波的祖父鸽是赫赫有名的「老三」(Oude 03),他的环号B-86-6114203,是一羽暗斑纹鸽,曾获多次冠军。「蓝波」的父亲鸽环号也以「03」做结尾,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某种编号系统?灰色的「蓝波」一岁大时,依照比利时的惯例进行冬季育种,他的第一轮子嗣日后果然展现了不凡的战力!「波治号」(Bourges)就在此时诞生,这小子在奥尔良赛(Orléans)中获联合会1990羽鸽第五位,以及省赛12570羽鸽第54位。 波治赛时,这羽环号B-94-6323005的灰鸽,获省赛6761羽第一位,同时也是国家赛第二位,而且对抗的还是40401羽这种梦幻鸽数!谁说在比利时只有力压群雄的冠军与顶尖奖项得主才配让人津津乐道?
当「波治号」精彩演出,并因他卓越的表现而被命名為「波治号」后,他饲主的作法也让人刮目相看。他的主人也就是狄克,之后立刻把「蓝波」与「波治」这对父子档带离选手鸽团队,把这两羽年轻力壮的幼鸽移至种鸽舍,事后也证明这样做是值得的。1995年夏天,一羽年幼的斑纹鸽承欢於这「两老」膝下,他日后打破了狄克鸽所有高空飞行的纪录,他是「蓝波」的直子,「波治号」的兄弟鸽,也就是那个写下「所向无敌(Kannibaal)历史篇章的家伙。

异军突起的「所向无敌」
    在他出生的那一年,这羽不显眼的斑纹鸽根本不怎么特别(环号B-95-6246005,跟他的「波治号」兄弟一样环号以005做结)。在幼鸽时期,他曾参与齐瓦永与拿永中距离赛各一回(与他的父亲鸽同),到此一切都很顺利平常。直到生命中的重大考验出现,也就是一次天气恶劣的杜尔当赛。狄克等了他一个星期之久,这羽在外滞留未归,甚至已绕了全国一週的幼鸽才回巢。兽医诊断他需要一段休养生息的调养期,他因此整整七到八週不能出赛。
    这段舒适的时光很快就过了,幸亏调养的效果非常好。同一年度他继续出赛齐瓦永三回,而且是短期内连续出征,即星期日、星期三再星期日这样的顺序。在那个足球员所称的「英国週」中,他卯足全力拼了,第一及第二回都获得第五位的成绩,最后一回则获得他第一个出赛年的冠军。而后,自此结束他的幼鸽赛生涯。

一岁鸽赛,漂亮加码!
    话说这羽环号「95-005」的鸽,至此所达到的成绩,已跌破所有人的眼镜。他应该有资格得到「比利时最佳中距离鸽」奖吧!我还记得很清楚,1996年的一个五月天,我和狄克在他的旧鸽舍观看九羽鰥鸽,那时我就说:「嘿,狄克,那羽鸽以后一定会不得了的!」,狄克当时颇表赞同地回说:「当然啦,这家伙早就得过两次冠军了」,之后我们也没有再多加讨论。当年的秋天,狄克跟我用电话联繫,他轻描淡写地跟我说:「你猜对啦!那个「所向无敌」得到比利时最佳中距离鸽奖萝!」

这孩子需要一个名字
    那时,这原本不起眼的斑纹幼鸽成了真正的明星 – 他是多麼的与眾不同啊!他红到大家拿杯啤酒坐下来閒扯淡时,都不知不觉会聊到这羽了不起的一岁鸽身上。
    然而这个小家伙居然还没有名字。大家七嘴八舌地在一旁出主意,老实说有的名字还真不错,但就是不适合他。有回大家又坐下来喝一杯时,狄克的朋友艾迪.洋森斯(Eddy Janssens)突然想到一个好名字,说不如乾脆叫他「所向无敌」好了 (De Kannibaal),不是说他吞食同类啦,而是说他在各项竞赛中都将竞争者远远抛在后头,像是活生生把他们「吃」了似的(译註:Kannibaal直译為「食人族」之意)。好啦,这个超级战将的名字就这么拍版定案了!

美好时光
    直到这个成就非凡的时间点為止,狄克依然活在一个完美的鸽主世界裡。小而美的「自製牌」鸽舍完美运作,对鸽子的状态也能一览无遗。那时期他共豢养了27羽鰥鸽,12对种鸽,以及70羽幼鸽,完全供自家调度使用。

诱人的机会
    如果一羽鸽子能赢得像「所向无敌」这样的好成绩,则台面上那些持续在旁观察的买家大概也快出现了。这几乎已经变成不成文的规定,即只要是赢得国家赛的鸽子,尤其当鸽子还年轻力壮,甚至在这个例子裡还是一羽一岁鸽时,通常可為鸽主换来一笔天文数字般的钱财。「比利时最佳中距离鸽」这个头衔就够让人垂涎三尺了,那时有美国人很快地出价,準备带著1000000美元,也就是十万美元到狄克家数钞票并带回「所向无敌」。而且我们还很清楚这个小游戏通常怎麼玩,也就是到时还会附赠几羽目标鸽的亲戚,然后价格翻个两倍。然而结果是,狄克居然让这个买家走掉,自己继续保有「所向无敌」跟他的近亲鸽。我实在无法理解,那可著实好大一笔钱耶,他居然开口说「不」?「為什麼?」,我当时真的很想知道答案,哪知道他的回答居然简单到让我傻眼,他说:「无所谓啦,反正我还不是要继续去工作,所以「所向无敌」跟他的亲戚还是留下来吧!」

B-6246005「所向无敌」(De Kannibaal)
1996年KBDB赛老鸽中距离速度鸽王
是「波治号」的兄弟鸽,身具斑驳花纹

父B-6621023「蓝波」(De Rambo)
1994年三次安特卫普赛鸽联合会冠军,直子「波治号」(Den Bourges),1994年波治赛省赛第一位,国家赛第二位。直子「所向无敌」(De Kannibaal),1996年KBDB赛老鸽中距离速度鸽王。

母B-6652120拉蒂(Het Laatje)
「波治号」与「所向无敌」的母亲鸽,「所向无敌」是KBDB中距离赛老鸽国家赛速度鸽王。




避光後的幼鴿端坐於格巢中,下方的木箱以最簡單的形式呈現,兩羽鴿因此能舒舒服服地找到安歇的位置。克鸽系的起源
   我们前文曾提到莱森(Leysen)「老三」(或称「3号」)的直子,这羽极晚生鸽是狄克跟古马瑞斯所购买的第一羽鸽,原本还以為他是羽母鸽呢。狄克后来跟佛瑟拉Vorselaar)的凡洛伊-森墨斯(Van Looy-Somers)又陆续购入中距离与长距离鸽,此外也跟同属灿荷芬的强豪安得烈.贝勒斯(André Bellens)和法兰斯.凡.贝伦栋克(Frans van Beierndonk)购入鸽子。
    而1989年自贝拉尔(Berlaar)的马理安-罗贝克斯(Marièn-Royberghs)处所购入的四羽鸽也不可稍忘,他们同样為凡.代克鸽舍增强兵力。四羽鸽中有三羽為母鸽,事后也证明她们都是血统优良的种母鸽,其中之一就是「蓝波」的母亲鸽。

狄克的育种理念
    基本上,狄克一直不断将他自己固有的品种(不仅仅是那些煤灰色鸽)与陆续购入的鸽子「混种」。他的最高指导原则就是:好上加好!不过他又尽量避免过於近亲的交配,虽然他也很想让血系能保持纯良。如今我们在他电脑中的血统表上随处可见「蓝波」、「波治号」与「所向无敌」鸽系,就是他上述育种理念的结晶。

B-6621023「蓝波」(De Rambo)
1994年三次安特卫普赛鸽联合会冠军,直子「波治号」(Den Bourges),1994年波治赛省赛第一位,国家赛第二位。直子「所向无敌」(De Kannibaal),1996年KBDB赛老鸽中距离速度鸽王。

父B-6240603
普德波斯(Pulderbos)的古马瑞斯.莱森(Gummarius Leysen)之「3号」的直子,「蓝波」的父亲鸽。「蓝波」是「所向无敌」(1996年KBDB赛老鸽中距离速度鸽王)以及「波治号」(1994年波治国家幼鸽赛40401羽第二位)的父亲鸽。

母B-6202092「蓝波」的母亲鸽
鸽主為贝拉尔(Berlaar)的马理安-罗贝克斯(Marièn-Royberghs)。
 
新时代
    过去不到十年的时间内,不仅狄克所有的鸽数大幅增加,鸽舍的容纳量也不断扩张。目前选手鸽队由50羽鰥鸽组成,近三年来并另新增九羽一岁母鸽参赛。同时他还有150羽幼鸽供自用,此外新的鸽舍中还有育种用的种鸽与保母鸽。随著规模的增长,照顾的功夫也不可省,路易斯、安娜与狄克每日轮番全力投入照料的工作。
    狄克服务于柯寧斯郝克特(Koningshooikt)的范胡尔公司(Van Hool),年资已有25年,这家公司所生產的巴士行销全世界,他的工作就是巴士的组装。2001年起,狄克不再全年工作,他只在每年的九月一日至隔年的三月31日进厂工作。
    如此一来,整个夏季都是属於赛鸽的时光,每天早晨六点就开始一天的训练行程,首先是母鸽,接著七点鐘是鰥鸽的放飞,而九点开始就轮到幼鸽。
新鸽舍
    我们买衣服时,如果能买到一件从上到下都合穿,像是為你量身订做般的衣服一定心花怒放吧!不过偏偏这麼如意的事很少有,有时候腰身合了,裤子却太长,不然就是肩膀刚刚好,但袖子却长得离谱。往往都是要东改西改,穿上身才会觉得舒适自在。说来说去,其实鸽舍也差不多是这麼一回事。起初狄克也是买了那种现成的现代鸽舍,但就老觉得在通风方面不是那麼理想。那个现成鸽舍原本配有马鞍型的砖瓦屋顶,他把它通通拆了,换成单斜面屋顶,而且一律使用水泥纤维瓦与玻璃铺设,结果看起来美多了!而且通风上还运用了开放式瓶罐原理,冬天不仅不需使用暖气,也不需要其他类似的辅助设备。此外,这个鸽舍完全闻不到鸽子的味道,这当然跟他们勤於打扫有关,多年来他们一直保持每天打扫鸽舍两回的习惯,要说有点不同的话,那就是以前在旧鸽舍他们用铲子清扫鸽粪,如今这个新鸽舍却以鸽粪传送带进行。

品牌保证:一系列的冠军
    全世界数得出最多赛鸽第一位的国家就是比利时,而所有鸽舍也都以此来一较高下。凡.代克鸽舍在2000年、2001及2002年共获得63次的第一位!分别是2000年16次,2001年32次,包括一次奥尔良10000羽省赛幼鸽第一位,至於2002年,则「只有」15次名列前茅。

年度计画表
    仔细听听狄克说的话就知道,他是一个「全年度计画者」,尤其对於育种方面的计画,更是每年固定在十一月的最后一週,替够格的鸽子们进行配种。换句话说,就是「冬季育种」啦!对於种鸽来说,就是自这个时间点至隔年早秋间,都是他们「生產」幼鸽的时期。而那些将成為选手鸽的鸽子,则依据时节隔离,以防止他们继续下蛋。另外还按照选手鸽比赛的不同项目,排时间表再度进行配种。例如3月1日是再度配种之日,而速度鸽就是第一轮鸽子。等五天的孵化期一过,他们就得再度展开新的工作年度。中距离鸽则在3月15日重逢,之后流程跟速度鸽同。而长距离鸽也会轮到进行同样的过程。
    不过那九羽一岁母鸽所受到的待遇可不同了。他们同常在3月5日进行配种,但不能拍拍屁股就走人,他们必须经歷一次抚养雏鸽的过程。等孩子15天大时,如果巢中有两羽公幼鸽,则其中一羽得跟著鸽爸爸搬到隔壁鸽舍中。这个过程的意义与目的,是為了让这些母幼鸽免去第二次產卵的机会。否则让他们生產后立刻回到「返转式」的鰥鸽制中,则每次出赛回巢后迎接他们的就是公鸽了。

速度鸽团队与训练方式
    三月的最后一週,是比利时速度鸽赛季的开始 — 而那通常是以魁夫兰(Quiévrain)110公里赛做為开端。这个短距离赛与拿永(Noyon)的220公里赛,狄克以固定的十羽鸽团队参赛,这十羽鸽只参与这两项比赛,而且赛前只做过两次各40公里的训练。整个赛程下来他们共经歷20次比赛,而且常是以週末、周三这样的循环进行。
    对於狄克為选手鸽出赛前装笼的工作,我们只有一个「外来字」可以形容,那就是消遣娱乐!在赛季开始的头4-5回比赛前,狄克把公鸽关在碟巢内,而母鸽就在格巢另一边磨磨蹭蹭,算是跟公鸽有了短暂的相处,大家精神也振奋了,公鸽便随即被装笼。不过这套游戏如果是用在鰥鸽身上,狄克玩得就更兄了。这时他会照样把公鸽关在格巢中,但一次只让一羽「够辣」的母鸽进鸽舍,然后等这羽母鸽选定一羽公鸽在他的格巢前停下来时,狄克便立刻把这羽公鸽装笼。这游戏就玩到鸽舍空了為止。狄克有时候还反过来玩,也就是说让所有母鸽装在一个大笼子裡,他再把这个大笼子放进鸽舍裡,这时那些在鸽舍中自由走动的公鸽便会受刺激,最后带著高昂的情绪自动装笼去。另外还有一种游戏比较不这麼麻烦。在这种游戏中,狄克也不去捕捉那些鰥鸽了,他就在鸽舍地板中央摆上一个孵化碟盆,这碟盆可引爆一场争夺战,每羽鸽都会想去佔有那个巢盆,之后会怎麼发展,就请自行发挥想像力吧…

中距离与长距离鸽
    跟速度鸽那些有趣多样的行前準备比起来,长距离鸽準备工作所显现出的是另一种思考方向。首先这些鸽所参与过的,為数不多的短距离赛,其实是以训练為目的。我们只要拿比利时中距离赛与德国的赛程表作比较就可得知,尤其德国在2003年后删除赛鸽联合会比赛以及需求不大的600公里赛后,两国在赛程的安排上更趋一致。话说回来,狄克帮长距离鸽所拟定的训练计画,在400公里的赛程之前几乎与速度鸽同,但距离拉长后,所作的準备工作就完全属於长距离鸽专用了。
    一日长距离赛,又称小长距离赛,通常是指距离最多600公里的比赛。而与其相对,尤其是需要过夜的比赛,则属於超长距离赛的等级。狄克一般只参加最多600公里的比赛。至於中距离赛的準备工作,在赛季的前半段,他以类似短距离赛的「杀手级方式」帮鰥鸽作训练。然而一旦参赛距离拉长,出赛前保持冷静就不可少了。这时狄克会将鰥鸽关在格巢的其中一边,裡面只摆有孵化碟盆,而且保持暗默,直到他们全数安静下来,只偶而独自咕噥為止,那便是装笼的好时机了。

喂食没施什么武术鰥鴿棲息於鴿舍後方的室外鴿籠中。 
    对于喂食这个问题,狄克抛出他的原则作为回答:「我试过无数厂牌的饲料,我只能说,他们通通都很好。想想那种很烂的饲料,根本就不可能上市吧。

 赛季期间,鸽子们的营养就仰赖好的运动混合饲料。比赛归来时,尤其是从短距离赛归来的鸽子,狄克让他们爱吃多少就吃多少。此外他还认為,赛后的公鸽母鸽应尽情地相聚放鬆一番,不过这个享乐时光得跟参赛距离成正比。例如速度赛鸽所能享有的时光多半不到半小时,但长距离赛鸽就可长达两个小时,甚至更久。等母鸽被带离鰥鸽舍时,满盆的运动混合饲料便等著他们,他们可以尽情享用到晚上。不过第二天及第三天运动饲料便减半,狄克另外提供特别餐帮他们清清肠。赛后第四天,运动饲料又成為主角。在份量的分配上,是由少渐多。在赛前两天达到塞满饲料槽的最高点,不过都是摆个半小时就撤掉。


医药方面的「公车时刻表」
    通常在十一月最后一周进行配种前,约十月底十一月初之际,狄克会由每个鸽舍选取几羽鸽装笼,前往兽医处检查。十一月初,鸽舍例行展开七天的毛滴虫防治。过去两年,鸽舍的饮食槽也做了副伤寒的预防。此外一羽鸽在孵化其第一窝蛋时,便会接受巴拉米鸽疫苗接种。等雏鸽断奶时,鸽舍饮食槽内便会整周注入毛滴虫预防剂。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以上便是毛滴虫的整年防治计画。狄克的鸽舍,起码已经有十五年保持这样的防治时程,未曾在赛季时期另有处理需要。如果哪天作法上须做改变,那也会是因為兽医的建议。凡.代克鸽舍在投药方面还真是让人一目了然呢。另外雏鸽在断奶后,将服用Röhnfried牌的Nifuramycim一周,同时并在饮水中加入Avidress食用。
    接下来的饮食则以含丰富矿物质与啤酒酵母的全自然產品為主。选手鸽一周的药品使用表也一点都不复杂:星期日是赛后归来的日子,饮水中加入Avipharm,星期二及星期三则是服用Gerwit G维他命浓缩剂的日子,之后直到下次装笼前都只提供清水饮用。

幼鸽-以符合年龄的方式训练
    狄克对於新年度的新生代,并不仅以他们的能力或资格分组,而是更著眼於他们未来的发展方向而定。值得一提的是,那些晚生幼鸽都还没结束避光期呢,但每天早上九点鐘,一天的课程安排也已在窗前等著他们。為了让他们的眼睛适应光线,通常在两个小时之后放飞才开始进行。在幼鸽舍中,他们被清楚地划分安顿著,例如这边的八羽幼鸽将来只参加齐瓦永赛,那边的八羽幼鸽只参加拿永赛,而其餘的14羽幼鸽则专门為中距离赛作準备。而且所有的公幼鸽都只跟老母鸽配对,在进行五天的孵化工作后,便立刻被转换进行鰥鸽制。而且在这些幼鸽参与他的指定赛之前,都会被送往参加两次齐瓦永赛。狄克的想法是,经过这两次热身赛,所有参赛的鸽子应该都不会再找不到回家的路。此外,狄克还会挑选15羽母幼鸽参加600公里的苏特连赛(La Souterranine),如果他们的换毛状况允许出赛的话,这将是一年度赛季的尾声。而為了使他们保持适合出赛的状况,避光期就必须延长。其餘的幼鸽,则在上述两回的齐瓦永赛后,以「推拉门理论」完成他们的幼鸽飞行训练。至於幼鸽的饮食,首先是以高蛋白质含量的「烈日(Lüttich)混合饲料」登场,日后这饲料不仅充当种鸽饲料,而且持续至下蛋后两周。之后则以一般的混合饲料作為换羽后半段时期的食用内容,直到中距离赛一周前為止(六月第二周)。出赛时期,幼鸽食用与鰥鸽同样的运动混合饲料,而且也是一天两回,不出赛时则只有一回。所有的努力都以成果来回报,我们从狄克在幼鸽方面的成绩可以知道,他的鸽子的确有好好被照顾与训练。

狄克的态度决定这个休閒嗜好的价值
    「我当然也喜欢得到好成绩,而且得到好成绩我也很高兴,不过即使是嚐到败绩我也不会觉得崩溃,因為运动竞赛就是这样,有时胜有时败,赛鸽当然也一样。我想生命中还有许多东西是比赛鸽更重要的,因此我们,也就是我、我父亲以及我的妻子,虽然每日為鸽子尽心尽力,但我们并不想成為鸽子的奴隶,所以在我们家,其实是鸽子得来配合我们的生活喔!」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注册须知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刘娘府路    邮编:100041 公棚比赛电话:(010)88740775  电话:13911157456    传真:(010)88744950
在线拍卖(商城)电话:(010)88729618   13501224950   传真:(010)81315388   邮箱地址:aiyakapu@126.com

Copyright@2006-2007  北京爱亚卡普翠微信鸽有限公司
京ICP备11023608     京公网安备110107000310号